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见佛的博客

与众生心心相印 与弥陀心心相印

 
 
 

日志

 
 
关于我

为人真诚善良,行事光明磊落.自幼佛道有缘,一生修行不怠. 遍访天下师友,精通命理术数.光阴似水如箭,莫使红尘空过. 头顶三尺神明,寸心天地可鉴.修佛先尽人道,父母重如泰山. 当怜有情众生,戒杀锄去贪嗔.大道不远在心,苦修自证菩提.

网易考拉推荐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2012-07-12 09:57:10|  分类: 慈悲放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本博主按:印祖这篇放生池疏义理极其精要,悲心非常深厚,切入人心。读此疏还有劝化人食素之神效。印祖当年在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时曾亲为开示一例:“魏(梅荪)以信佛念佛,而尚未能吃素告。余嘱其熟读文钞中,南浔极乐寺修放生池疏数十遍,当即能吃素。因文中先说生佛心性不二,次说历劫互为父母兄弟妻子眷属,互生、互为怨家对头,互杀。????后知魏居士未过二月,即不再食肉矣。”

本文前段为印祖所撰放生池疏节选。后段为末学为方便诸位有缘而浅译的白话版本,若有错谬,请不吝指正。

南无大势至菩萨!顶礼印光法师!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

————印光法师

      戒杀放生之事,浅而易见。戒杀放生之理,深而难明。若不明其理,纵能行其事,其心决不能至诚恻怛。其福田利益,亦随其心量而致成微浅。倘遇不知者阻诽,遂可被彼所转。而一腔善心,随即消灭者有之。以故不避繁词,用申其义。俾物类同沐慈恩、人伦各培福祉。以恳到之深仁,灭自他之杀报。同臻寿域、共乐天年。尚祈以此功德,回向西方,则永出轮回,高超三界,为弥陀之弟子,作海众之良朋矣。阅者幸注意焉。原夫水陆众生一念心性,直下与三世诸佛无二无别,但以宿恶业力,障蔽妙明,不能显现,沦于异类,遂致知识陋劣,除求食避死之外,了无所知。譬如大宝铜镜,经劫蒙尘,不唯毫无光明,即彼铜体,亦不显现,直同废物。忽遇智人,知是宝镜,具有照天照地无边光明,遂日事磨砻。初则略露镜体,次则渐发光明。及乎磨之至极,则照天照地之光,全体显现。无智之人,方始贵重,视为至宝。须知此光,镜本自具,非从磨得。虽复自具,倘无磨砻之缘,从劫至劫,亦无发光之日。一切人天六道众生心性,悉皆如是。由无始来,惑业障蔽,不能显发本具妙明,迷背真性,造生死业。大觉世尊,知诸众生一念心性,与佛同俦,因玆种种方便,随机说法,普令修习戒定慧道,以期断惑业而复本有,圆福慧以证法身。又令世人发慈悲心,戒杀放生。良以我与一切众生,皆在轮回之中,从无始来展转相生,展转相杀。彼固各各皆为我之父母兄弟姊妹儿女,我亦各各皆为彼之父母兄弟姊妹儿女。彼固频频由恶业力,或于人中,或于异类,受我杀戮。我亦频频由恶业力,或于人中,或于异类,受彼杀戮。久经长劫,相生相杀,了无底止。凡夫不知,如来洞见。不思别已,思之则不胜惭愧悲悯矣。我今幸承宿世福善,生于人道。固宜解怨释结,戒杀放生。令彼一切有生命者,各得其所。又为念佛回向净土,令得度脱。纵彼业重,未能即生,我当仗此慈善功德,决祈临终往生西方。既往生已,即得超凡入圣,了生脱死,永出轮回,渐证佛果矣。且受物放生,古圣先贤皆行此事,故书有鸟兽鱼虌成若之文(注1)。而文王泽及枯骨(注2),况有知觉之物哉。至于简子放鸠(注3)、子产畜鱼(注4)、随侯济蛇(注5)、杨宝救雀(注6),此固圣贤一视同仁之心,尚不知其蠢动合灵皆具佛性,展转升沈,互为怨亲,及将来决定成佛等义。迨至大教东来,三世因果,及生佛心性平等无二之理,大明于世。凡大圣大贤,无不以戒杀放生为挽杀劫以培福果、息刀兵而乐天年之基址。古云,欲知世上刀兵劫,须听屠门半夜声。又云,欲得世间无兵劫,除非众生不食肉。是知戒杀放生,乃拔本塞源之济世良谟也。故陈智者大师,买临海江沪溪梁六十余所,亘四百余里为放生池。请敕立碑,禁止渔捕。有偷捕者,动辄得祸。直至唐贞观中,犹然如是。唐肃宗乾元二年,诏天下诸州各立放生池,敕颜真卿撰碑文,并书丹。有云,我皇举天下以为池,罄域中而蒙福,承陀罗尼加持之力,竭烦恼海生死之津。揆之前古,曾何仿佛。宋真宗天禧元年,诏天下立放生池。而杭州西湖,亦宋之放生池也。明莲池大师立放生池于上方长寿二处,其戒杀放生文,流通天下。迄今三百余年以来,景仰高风,慈济物类之缁素通人,何可胜数。或曰,鳏寡孤独、贫穷患难,所在皆有,何不周济。而乃汲汲于不相关涉之异类。其缓急轻重,不亦倒置乎哉。答曰,子未知如来教人戒杀放生之所以也。夫人物虽异,佛性原同。彼以恶业沦于异类,我以善业幸得人身。若不加悯恤,恣情食啖,一旦我福或尽,彼罪或毕,难免从头偿还,充彼口腹。须知刀兵大劫,皆宿世之杀业所感。若无杀业,纵身遇贼寇,当起善心,不加诛戮。又况瘟疫水火诸灾横事,戒杀放生者绝少遭逢。是知护生,原属护自。戒杀可免天杀、鬼神杀、盗贼杀、未来怨怨相报杀。鳏寡孤独、贫穷患难,亦当随分随力以行周济。岂戒杀放生之人,绝不作此项功德乎。然鳏寡等虽深可矜悯,尚未至于死地。物则不行救赎,立见登鼎俎以充口腹矣。又曰,物类无尽,能放几何。答曰,须知放生一事,实为发起同人,普护物命之最胜善心。企其体贴放之之意,中心恻然,不忍食啖。既不食啖,则捕者便息。庶水陆空行一切物类,自在飞走游泳于自所行境,则成不放之普放。非所谓以天下而为池乎。纵不能人各如是,而一人不忍食肉,则无量水陆生命,得免杀戮。况不止一人乎。又为现在未来一切同人,断鳏寡孤独、贫穷患难之因,作长寿无病、富贵安乐、父子团圆、夫妻偕老之缘。正所以预行周济,令未来生生世世永不遭鳏寡等苦,长享受寿富等乐。非所谓罄城中而蒙福乎。何可漠然置之。子审思之。戒杀放生,毕竟是汲汲为人,抑止汲汲为物,而缓急轻重倒置乎。

 附白话译文:

   戒杀放生的行事,浅而易见。戒杀放生的道理,则非常深遂,一般人难以明了。如果不明白它的道理,就算能做这样的大善事,他心里决不能够至诚恳切。其所得功德福报利益,也就随着他心量小而变得微浅。如果遇到无知者阻碍诽谤,就可能被这种障碍所疑惑。甚至一腔行善的发心也就随即消灭、退转。所以我(印光法师)在此不惜用繁琐的词句来申明放生的意义。希望众生平等,他道众生同沐佛法慈恩,我们人道众生都能培植福田,以恳切至深的仁爱心,灭除自己和其他众生的杀业罪报,一起增福增寿,共享天年。何况祈愿以此功德回向西方,如此则永出六道(天、人、阿修罗、旁生、饿鬼、地狱六道)轮回,超脱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苦海之外,为阿弥陀佛弟子,作清静海会圣众的良朋!愿各位阅读此疏的有缘加以注意。

   水陆众生一念真心本性,本来与十方三世诸佛无二无别。只是因为宿世的恶业力,障蔽自性光明,难以显现,结果沉沦旁生道,沦为异类,导致智慧浅陋,除了寻食物、求饱足,知安乐、避杀戮以外,了无所知。就象大宝铜镜,经历劫数蒙上厚厚的尘土,不只是一丝光亮影像都看不见,就是这个铜镜本身也看不清本有面目,简直等同于废物一般。忽然遇到一位有智慧的人,知道这是一枚宝镜,具有照天照地无边炙盛的光明。于是每天打磨擦拭,慢慢地,铜镜的本体开始显露出来,再渐渐显发光明之相。到了磨砾到极致之时,此镜原有的照天照地之光就全体显现,耀眼夺目。这个时候,那些没有智慧的人才知道这枚镜子的贵重,实在是独一无二的至宝。要知道这样的夺目光明,铜镜本身就具有,并不是靠打磨得来。但虽然是本有的光明,若没有打磨擦拭的助缘,从久远劫来到久远劫后,也没有发光之日。一切人天六道众生的本有心性,也都和这枚铜镜一样,经历无始以来的时间长河的轮转,被贪嗔痴三毒烦恼的尘土所遮蔽,不能显发本自具有的妙明真心,迷惑并背离真如本性,而造下生死的罪业。大觉世尊(即我们本世间示现成佛的本师释伽牟尼佛),知道我们这些罪障众生一念心性,与佛无二无别,都是未来诸佛,只因妄想执着而沦落于生死轮回的苦海,于是,假以种种善巧方便,随应众生根机而开示了脱生死的佛法,只愿一切众生皆能修习持戒、禅定、智慧的解脱之道,以求断伏惑业烦恼,回复本自具有的福德智慧,以证得不生不死的真如法身。大觉世尊,更殷切劝世人发慈悲之心,戒杀放生。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和一切众生都生处轮回之中,从无始以来,辗转沉浮,互相为父母亲眷彼此养育扶助,又互相为冤仇债主彼此杀戮吞食。众生固然都是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儿女,我又何尝不是众生的父母兄弟姐妹儿女呢?众生固然因为造恶的业力牵引,频频在人道中、或在非人道中,被我杀戮,我又何尝不是因为造恶的业力牵引,在人道中、或在非人道中,频频地被众生杀戮?如此这般,经历了无量长劫的时间,我与众生彼此互相生养又互相杀戮,完全没有止境。我们这些罪障凡夫没有宿命通、天眼通,懵懂不知,而大觉世尊五眼圆明、神通具足,对这些纠结缠障悉知悉见。这样的惨状,不去思量它便罢了,如今知道了,再去思量,难道不是令人生起无限的惭愧和满腔的悲悯吗?我们如今非常幸运地承蒙宿世的福德善根而投生于人道,当然应该将无始以来的相生相杀的冤结化解开释,戒止杀生的行为、行持放生的善法。以令一切有生命的有情众生获得暂时的安乐满足、各得其所,并为它们念阿弥陀佛名号,回向它们皆能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以求它们得到究竟的自在与解脱。它们纵然业障深重,不能当即往生,我也可仗此戒杀放生的慈善功德,祈愿阿弥陀佛的佛力加持,临命终时决定得蒙接引、往生西方。只要一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即可脱离三界的羁绊、不再沉浮于六道,入圣人菩萨之道,了脱生死苦海,永远出离轮回之苦,直至证得究竟的佛果。

   再则,救下物命并放生,古圣先贤都行持并赞叹这样的事情。所以,书中有应让鸟兽鱼鳖都顺应天性的文章记载,还有文王恩泽枯骨的事迹,圣贤对枯骨都生怜悯之心,何况对有知觉灵识的活生生的物命呢?至于简子放斑鸠,子产蓄鱼,随候救蛇,杨宝护雀,这些都是古圣先贤爱惜生命,对它们有一视同仁的仁爱之心。古圣先贤还不知道这些鸟兽鱼鳖、蜎飞蠕动的异类生命,也都有佛性,也都会成佛,他们在轮回中辗转沉浮,互为怨仇又互为亲眷等等这样的佛法义理。直到佛教从天竺传入中土,三世(即过去、现在、未来)因果、众生与佛心性平等无二无别这样的微妙而智慧的法理在世间广为传布,只要是大圣大贤,无不以劝人戒杀放生、以此为挽救刀兵杀劫而培植福果、贻乐天年的基础。古人曾说:欲知世上刀兵劫,须听屠门半夜声。又说:欲得世间无兵劫,除非众生不食肉。由此可知:戒杀放生,实在是拔除根本杀劫之因、堵塞刀兵杀伐之源的救世良方啊!所以,过去智者大师,买下临海江沪溪梁六十余处,大约方圆四百余里的地方作为放生池,并请人刻立碑文,明令禁止打渔捕捞。有偷偷捕渔的人,常常遭遇横祸或不如意的事情。直到唐贞观年间,这种命令都在奉行。唐肃宗乾元二年,皇帝诏告全国各个州省都要设立放生池,并命颜真卿撰写碑文,还特意用朱丹描红,以求警醒世人。当时有人赞叹说:我们的君主将天下都作为了放生池,让尽天下都得到了不可思议的福德,承蒙佛法佛咒的加持之力,除灭了烦恼生死的苦海啊!以此对比再久远前的古人,也是极为类似的。宋真宗天禧元年,诏告天下设立放生池,如今的杭州西湖,就是宋代的放生池啊。明代莲池大师在西湖上方长寿两个地方设立了放生池,大师所著的戒杀放生文流通于天下,迄今已三百多年了。我们这些后人景仰先辈的高风亮节,这些发慈悲心救济物命的事迹,被撰写下来流通世间,如此种种,数都数不清。


   有人说:世间孤独的老人儿童、鳏夫寡母、贫穷无助、遭遇患难的人到处都是,为什么不拿钱去周济这些人,却将钱用在救济这些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的异类生命上呢?这样做,不是将该急着做的事情放下不去做,不该着急去做、也不重要的事情却先去做了吗?

   我(印光大师)这样回答他:您这样说,是因为您不知道如来世尊劝教世人戒杀放生的原因。我们和这些众生,虽然长相有异,种类有别,但是却都有佛性,都终将成佛。在这一点上,我们和这些众生是无二无别的。这些众生因为往昔造的恶业而沦落于这样的旁生道中,我们不过是因为往昔造的善业而侥幸地投到人道之中。如果现在我们不对其他众生心生怜悯体恤之心,而恣意地去杀戮吞食他们,一旦我们福报用尽,而他们的罪业报尽了,难免就会出现我们沦落于旁生道中,被这些旁生众生甚至从旁生道中转投到人道中的众生杀戮吞食。要知道世间遭遇刀兵杀伐的劫难,都是因为宿世杀生恶业所召感。如果没有杀生的恶业,就算是现生遇到贼寇,这些贼寇也会起一念善心而不加以杀害。何况那些瘟疫疾病、水灾、火灾种种的灾难横祸,戒杀放生的人也绝少遇到。由此可知,爱护救助众生,其实就是在爱护救助自己!戒杀的行持,可免天地灾害、鬼神恼害、盗贼杀害,以及未来怨怨相报的杀业之报。您说的鳏寡孤独、贫穷患难,我们也应当随分随力地去周济救助,并不是说,戒杀放生的人,就不去做这样的善事了。只是,这些的困苦之人虽非常令人同情、怜悯,但还不至于沦落到马上就要死亡的地步。而那些可怜的物命,如果不马上施救,就会立即进入厨房锅俎,被人杀死吞食了。
   又有人问:这样的众生无穷无尽,象这样放生,能放几个呢?
   我(印光大师)回答:要知道放生这件事,其实是为了引发大家一同去爱护物命的那一份最可宝贵的慈悲之心。希望大家了解因果轮回的义理,站在物命的角度,体察物命的苦痛,生起哀悯不忍之意,不忍心去食用他们的肉。既然没有了食肉的人,也就不会有(为了售卖肉食而去)捕杀他们的人了。这样,水陆空行一切有情物类,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生存于他们的安乐境地,这样的放生,就是虽没有放生却成就普遍的大放生,而不是说非要让天下都成为放生池。纵然不能人人都象这样去做,但若有一个人不忍食肉,也会有无量的水陆生命,因为一个人不食肉而免受杀戮之害。何况遍天下,哪只有一个人发心戒杀断肉呢?再则,我们戒杀断肉,正是为现在以及未来一切同人,断除鳏寡孤独、贫穷患难的恶因,而成就长寿无病、夫妻偕老这些善果的助缘。这正是预先周济,使那未来的人,生生世世,永不遭鳏寡贫穷的种种痛苦,长享那寿富团圆的种种快乐,岂不是尽天地中大家都获得福利么?那可以不关心呢?你们仔细想想,戒杀放生,是急于为利益人而去做,还是急于为利益旁生而去做?要知道救这些异类众生的性命,实是真正彻底救人。这缓急轻重,(知道戒杀放生的义理的人)怎么会去颠倒呢?

 

注释:

注1:若,顺也,即顺其自然天性,令其不受追逐杀戮、惊恐逃窜之苦,而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中自在生存、安享天年。

注2:《资治通鉴外纪》及明代首辅张居正《帝鉴图说》记载:

文王尝行于野,见枯骨,命吏瘗之。吏曰:“此无主矣!”
王曰:“有天下者,天下之主;有一国者,一国之主。我固其主矣!”葬之。
天下闻之,曰:“西伯之泽,及于枯骨,况于人乎?”

注3:《列子·说符篇》里记载:

邯郸之民,以正月之旦献鸠于简子。简子大悦,厚赏之。客问其故。简子曰:正旦放生,示有恩也。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故兢而捕之,死者众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过不相补矣。简子曰:然。

注4:子产,春秋时代郑国贤大夫,公孙侨,字子产。心地仁厚。孔子称赞他:“有仁爱之德古遗风,敬事长上,体恤百姓。”

《孟子·万章上》里记载:昔者有馈生鱼于郑子产,子产使校人畜之池。校人烹之,反命曰:“始舍之,圉圉焉,少则洋洋焉,悠然而逝。”子产曰:“得其所哉!得其所哉!”校人出曰:“孰谓子产智,予既烹而食之,曰:‘得其所哉!得其所哉!’”故君子可欺之以方,难罔以非其道。

注5:随是春秋时小国名,其国王系侯爵,故称随侯。

《搜神记》记载:随侯行,见大蛇伤,救而治之,其后蛇衔珠以报之,径盈寸,纯白而夜光,可以烛堂,故历世称焉。

注6:梁吴均所撰《续齐谐记》记载:

弘农杨宝,性慈爱。年九岁,至华阴山,见一黄雀为鸱枭所搏,逐树下,伤瘢甚多,宛转复为蝼蚁所困。宝怀之以归,置诸梁上。夜闻啼声甚切,亲自照视,为蚊所啮,乃移置巾箱中,啖以黄花。逮十余曰,毛羽成,飞翔,朝去暮来,宿巾箱中,如此积年。忽与群雀俱来,哀鸣绕堂,数曰乃去。是夕,宝三更读书,有黄衣童子曰:“我,王母使者。昔使蓬莱,为鸱枭所搏,蒙君之仁爱见救,今当受赐南海。”别以四玉环与之,曰:“令君子孙洁白,且从登三公,事如此环矣。”宝之孝大闻天下,名位曰隆。子震,震生秉,秉生彪,四世名公。及震葬时,有大鸟降,人皆谓真孝招也。 【 蔡邕论云:“昔曰黄雀报恩而至。”】

(更多戒杀放生、修善改命的文章,请访问心印居士学佛空间:百度http://hi.baidu.com/xinyinxuefo

网易http://am127323.blog.163.com/ QQhttp://1511840800.qzone.qq.com/QQhttp://2622135233.qzone.qq.com/以上空间地址一点即入!心印居士QQ:2622135233,QQ:1511840800)

7月12日,收到3305元,放生3120元,因前边预支185元。善款明细:妙禅、林崇智全家30元(余490元),林居士10元(余1890元),三宝弟子10元(余380元),王桂祥10元(余320元),舒畅20元(余2780元),韩彦鹏10元(余170元),宋连干10元(余769元),王华、刘爱华、王军、黄娟、王邦宇、智诸、智佛、智所、黄开理、邓银花10元(余1750元),王元生、王平、华晓晴、程国忠20元(余2240元),菩提缘10元(余254元),候光秀全家150元(余1850元),高敬党全家10元(余1450元),  定量、奚建清、朱参朝、黎玉娴、朱红梅、朱镟憬、栩宁合家20元(余386元),妙音合家20元(余380元),心曌10元(余1490元),费科华合家50元(余1775元),智灵居士合家100元(余2500元),妙栗10元(余80元),陈辉全家10元(余610元),净土莲花合家和吴庆睦合家10元(余477元),张蕴龙和卢慧慧的未生儿10元(余150元),赵师兄、梁师兄、卢师兄、赵师兄10元(余2525元),法界众生20元(余300元),舒、张秋冬10元(余1740元),佛弟子1师兄10元(余160元),武进忠10元(余100元),祝丽荣10元(余320元),本善全家20元(余210元),妙莲全家10元(余1960元),黄女士10元(余210元),牛淑敏15元(余610元),慧敏10元(余235元),黄泉仁、邓建芝20元(余1760元),果亮全家10元(余180元),程海清、张月兰、倪幼臣、刘秀英、曹振钰、程国忠、倪泽利、袁桂芝、晁身强、晁毅10元(余180元),吴炳良全家10元(余117元),张钰柔合家、林玉钦合家10元(余267元),张永刚30元(余40元),杨秀英100元,一切众生10元(余720元),邵开武、包楚涵10元(余280元),王悦池10元(余287元),郭靖10元,黄利民和张蕴冬的未生儿10元(余130元),王晓琴10元(余430元),姜文婷10元(余440元),菩提萨埵30元(余820元),姜帅10元(余170元),赵秀才10元(余170元),郭聚华、李超英、郭靖10元(余380元),夏柳兵10元(余290元),皈依三宝1500元,张震非200元,奚建清、定量、朱参朝、黎玉娴、朱红梅、朱璇憬、李志得、叶永欢、李玟烨、栩宁合家600元。

7月12日,救生物命:鲤鱼280斤,8元1斤;鳝鱼5斤,30元1斤;田螺70斤,2元1斤;狗1条,600元。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 心印 - 心印的博客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 心印 - 心印的博客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 心印 - 心印的博客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 心印 - 心印的博客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 心印 - 心印的博客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 心印 - 心印的博客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 心印 - 心印的博客

 

南浔极乐寺重修放生池疏(节选)——印光法师(附白话译文)转 - 心印 - 心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